您好,欢迎访问《颈部皮肤松弛》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产品简介

 

■文|王莹

大头:花花,花花,你听说没有,最近人类发明了一项黑科技,据说是可以换头?

花花:什么,换头?

大头:这条爆炸性的消息你竟然都不知道,看来我得好好和你说说了。

据英国《每日邮报》日前报道,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近日在维也纳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宣布,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他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手术团队利用聚乙二醇可融合细胞的特点将其把头部和身体的脊髓神经连接起来,刺激脊髓神经生长,最终让头部可与新的身躯连结。而在该手术之前,手术团队已成功为老鼠及猴子移植头部。除开极其复杂的手术方式以外,“头颅移植”也引发了道德与伦理上的争议。

花花: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吓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头:不光是你,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大吃一惊呢。

  

花花:细思极恐,顿时脑补了一场阴暗大戏。看来聊斋里的情节要变成真的了。

大头:还阴暗大戏,我现在关心的就是以后会不会有人看中貌美如花的我,硬要和我换头可怎么办?

花花:要是早有这项科技,猪八戒早就娶到媳妇了。以后觉得自己颜值不行,也不用去韩国整容了,直接换头就好。

大头:那像吴亦凡这种盛世美颜可要小心了,毕竟想要和他换头的也不在少数。

花花:别说了,快告诉我范冰冰的头在哪?是不该躲起来,免得被换头。

大头:我觉得最应该换头的就是霍金大人了,像这位科学巨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惜,身体残疾,要不将会为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

花花:好像不对把,霍金发病的是脑袋,因为头部问题才导致的身体出现的问题。

大头:.......恕我才疏学浅。

花花:那如果之前的我是个爱吃辣的人,可是换的身体却是对辣过敏的,我要怎么办?跟着心走还是跟着大脑走?万一我的头和我的身体因为吃不吃辣的问题吵起来可怎么办?

大头:脑补了一下你说的画面,如果有一天你要吃辣和自己打了一架,大脑控制不住身体一直在打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花花:换了头之后到底应该听谁的呢?A的身体换了B的头,所以重组之后到底是A换了头还是B 换了身体。意识到底是谁的呢?

大头:应该是按照头来讲把,毕竟大脑有意识而身体没有,一觉醒来只是发现身体变了而已。

花花:还是觉着有点复杂。

大头:你换了cpu和显卡,其他硬件你还在意么?

花花:......

花花:我换头之后要是生了个孩子到底是要算谁的?

大头:额....这个问题,按道理来讲,DNA是属于身体的。但是身体都换了,身体都是你在用了,你还计较这个干什么?

花花:我这不是好奇么,万一以后就抚养费的问题产生争议可怎么办?

花花:大头,你说我要是换了头之后去作案,偷个东西什么的,是不是法律对我也束手无策?

大头:这话怎么说?

花花:我的大脑虽告诉我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身体不是我的,身体里的微生物我控制不住啊,是他们在逼着我做坏事的。

大头:额........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7-11-19

塞尔吉•卡纳瓦罗(Sergio Canavero)

原标题:争议专家宣布头颅移植手术用时18小时成功在人类遗体上实施

人类头颅移植真的有可能吗?最新消息显示人们离这个目标或许又进了一步。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17日报道,意大利都灵高级神经调节小组的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Sergio Canavero)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被他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实施手术的地点正是在中国。

参与此次手术的专家小组表示,目前他们可能已经成功找到了头颅移植手术中重新连接脊椎、神经、血管的方式,这次手术共花费了18小时时间。而卡纳瓦罗教授也宣称他们很快将在申请参加实验的病人身上进行类似的手术尝试。

卡纳瓦罗和他的团队是于当地时间17号早上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如上表态。卡纳瓦罗表示,来自中国的任小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的进行,完整的报告将在未来几天之内被公布。“如果真的未来能够成功实施人类活体头颅移植手术,这将改变一切。”卡纳瓦罗在发布会上表示。

除开极其复杂的手术方式以外,此前“头颅移植”也引发了道德与伦理上的争议,头颅移植成功之后,新生命体的身份应该等同于原身体的部分还是原头颅的部分引发争议。《新科学家》杂志也曾经就此评论,先不谈“身首异处”后头部是否可能存活,“头部移植”手术势必引来极大的道德争议。比如说,如果病人康复后有了孩子,那孩子在生物上属于捐赠者,因为卵子或精子来自于新的身体。此外,一具全新的身体也可能给病人带来庞大的心理压力。

相关阅读

全球首例换头术将在中国进行?哈医大:从没听说过

10个月内,一位中国患者将在中国哈尔滨接受全球首例头部移植手术,由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团队操手——近日,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SergioCanavero)在接受德语媒体《OOOM》时透露了这些信息,还表示“任晓平未来两个月将在中国举行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宣布该手术的具体日程”。

任晓平教授

5月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上任晓平所在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和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哈尔滨医科大学表示:“从没听说有这事”。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宣传部工作人员则表示:“这跟我们没有关系,是那边的人自作主张搞的这些事。我们任晓平主任的研究跟他们挺远的其实。”

近两年前,卡纳维罗就对外宣布,称“和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率领的医疗团队一起合作”、“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将于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行”。2015年9月,迅速“被走红”的任晓平回应媒体称:关于换头手术的具体时间和地点等事宜还没法确定,所谓2017年将在中国实施“换头”手术“是没有的事情”。

和近两年前的说法有所不同的是,此次卡纳维罗口中首位接受头移植的病人,从俄罗斯电脑工程师瓦莱里•史比多夫(Valery Spiridonov)改为了一位中国人。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底,卡纳维罗还曾表示会在英国进行全球首例换头手术。

截至发稿时,任晓平尚未回复澎湃新闻针对此事的邮件询问。

从公开资料来看,任晓平和卡纳维罗的关系并不疏远,媒体报道中有不少任晓平和卡纳维罗搭肩的合照。此次接受《OOOM》采访时,卡纳维罗称任晓平为“亲密的朋友”。而就在几天前,在以任晓平为通讯作者、发表在《CNSNeuroscience&Therapeutics》期刊的论文中,卡纳维罗的名字也在作者之列。

这篇最新发表的论文是“头移植”的前期基础研究,在任晓平团队和卡纳维罗的实验中,进行了头移植的大鼠存活时间可达36小时,36小时后被实施安乐死。

5月1日,介绍这篇“小动物头移植模型中预防供体脑缺血损伤设计”论文的相关文章出现在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上,并写道“哈医大专家团队在长达两年余的动物模型建立中,在异体头身重建的小动物模型的基础上又建立了小动物的头移植模型,而且不断完善并改进设计,为进一步开展大动物的临床前实验奠定了基础。”

“异体头身重建”通俗的说法是“头移植”。论文资料显示,任晓平团队该篇论文的首次投稿时间为2017年2月,根据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的该篇介绍可以推测,“异体头身重建”在当时可能尚未开展“大动物的临床前实验”,而这是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前的必需步骤。

“总之,这种模型有助于目前对首次人类头移植所做的努力。”这篇论文的结尾写道。曾在1999年参与过全球第一例手移植手术的任晓平于2012年回国,并将诸多精力用于研究“头移植”。

此前,据媒体报道,头移植手术约需36小时才能完成,费用750万英镑(约合6880万人民币)。手术过程包括切下受体和供体的头部,对供体的头部进行冷冻、清洗,并用特殊的聚合物胶结技术将供体的头部和受体的身体结合在一起。

比起普通的器官移植,头部移植要复杂得多,难得多。头部不只是一个器官,而是一个复合组织,面临诸多科学难题,比如如何将异体的脊髓接上,如何解决免疫排斥反应,以及如何保证大脑在移植过程中不因缺血受损。

也正因为在科学层面上难用现有技术突破,在伦理上存在争议,“换头术”总身处争议旋涡。

来源:中华网                          时间:2017-11-19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